首頁政務要聞臺辦動態各地臺務要聞新聞發佈會視頻新聞發佈會輯錄交流往來兩會商談經濟合作港澳海外突發事件
權益保障涉臺法律事務服務台胞創新工作網友留言辦事指南(就業就學就醫居留證照考試經濟往來旅遊
字號:
您的位置:服務台胞在行動

一本30年前臺辦工作筆記 助力臺商在四川尋根

時間:2017-09-26 09:44   來源:中共中央臺辦、國務院臺辦


30年前的手寫尋親檔案資料


30年前的手寫尋親檔案資料

  “30年前,臺海陰雲密布,同胞隔海相望,多少家庭妻離子散,音訊全無,長夜痛哭,留下刻骨銘心的傷痛和無法彌補的遺憾……30年前,兩岸經濟幾無交匯,寄一封信、打一個電話都障礙重重……”在“兩岸交流30週年紀念大會”上,中共中央臺辦、國務院臺辦主任張志軍的這段話,勾起了很多臺胞臺屬的傷痛回憶。一彎淺淺海峽,曾經隔開了多少骨肉親情!兩岸交流交往大門打開後,尋親故事層出不窮,直到今天,故事還在繼續……

  9月16日,51歲的臺灣商人秦鈺勳在四川省遂寧市、南充市臺辦相關負責人的陪同下,來到了南充市順慶區紅光路的順慶府衙。站在父親曾經生活過的地方,秦鈺勳感慨萬千,此次前來四川,本是為了尋找投資合作機會,沒想到借由一本30年前的臺辦工作筆記,竟然尋找到了父親心中唸唸不忘的家鄉……

  兩岸隔絕親情散落 童年記憶全是“四川”

  故事還得從那個戰火紛飛的年代說起。

  “我的父親秦光全于1917齣生在‘順慶府四川東路’,後來他成為一名軍人。”秦鈺勳說,1949年,他的父親跟隨部隊前往臺灣,從此再沒有回到過家鄉。

  雖然遠隔千山萬水,但秦光全無時無刻不在想念著家鄉。“每逢新年,我們家的團年飯就會有臘肉、香腸這些四川菜肴,全部是父親親手製作的,這些都是很溫暖的記憶。”秦光全的四川戰友還經常到家堸筍,每到這個時候,秦光全就會說四川話,秦鈺勳也跟著學會了不少四川方言。“在我很小的時候,父親就讓我和弟弟們背秦家的家譜,我想,那個時候他就是要讓我們記住,我們的根在四川南充。”

  跪在父親曾經生活過的地方,秦鈺勳流著眼淚說,他終於找到了自己的根。

  機緣巧合踏上尋親路 30年前的工作筆記成尋親關鍵

  “父親到臺灣後,直到去世都沒有回過南充,這成為了他一生的遺憾。”秦鈺勳說,他一直想要完成父親的心願,替父親回家看看。據父親說,老家還有許多親人。在他模糊的記憶堙A父親曾經提到自己出生的地方,小時候上過私塾,家中有一個姐姐和一個弟弟。但是,由於時間太過久遠,秦光全從軍期間的相關資料已被損毀,除了知道父親是四川南充人外,秦鈺勳也沒有更多的線索。秦鈺勳也不清楚姑姑和叔叔的名字,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父親秦光全是“光”字輩,按照那個年代,姑姑和叔叔的名字堣]應該有“光”字。可南充那麼大,僅憑這些線索,無異於大海撈針。因此多年來,“尋親”就像一個不可能完成的夢想,縈繞在他的心頭。

  今年9月,2017中國西部(四川)國際投資大會在成都召開,遂寧市投資環境推介會也于大會期間在成都世外桃園酒店舉行。遂寧市臺辦邀請了幾位臺商前來參會,其中就有通過遂寧市臺資企業昶輝集團臺幹邱先生認識的秦鈺勳。收到邀請後,秦鈺勳第一時間就答應了,並且還將自己和四川的淵源告訴了遂寧市臺辦,表示想順便尋找下四川親人。

  雖然可用的線索和資料很少,但遂寧市臺辦還是積極幫秦鈺勳出主意、想辦法,一邊帶著他參訪遂寧,一邊積極和南充市臺辦聯繫,在《南充晚報》上登載了秦鈺勳尋親的消息,沒想到,竟然真的找到了知情人!

  南充市高坪區臺辦主任岳國超在《南充晚報》上看到了這則消息,一下子就勾起了自己的回憶。翻閱30年前的工作筆記,在已經泛黃的紙頁上,他果然看到了關於秦光全的記錄。原來,30年前,秦光全的四川家人,也曾拜託當地臺辦幫忙尋找自己遠在臺灣的哥哥。可30年前,兩岸隔絕,通訊落後,尋親談何容易!沒想到30年後,臺灣的親人又尋了回來!岳國超趕緊和南充市臺辦取得了聯繫。在遂寧市臺辦的陪同下,秦鈺勳立即前往南充,確認了父親的祖籍,原來並不在順慶區,而是在南充市高坪區的青蓮鄉!

  “泛黃的手抄本,記載著多少家庭尋親希望……”“飲水思源頭,莫忘根與本,吃果子拜樹頭,血濃于水,慎終追遠,緬懷祖先,兩岸共築中國夢!”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上,秦鈺勳直播了回鄉尋親全程,向幫助他的各地臺辦致以深深謝意。天公作美,人間有情。種種機緣巧合之下,看起來遙不可及的尋親夢,竟然真的實現了!

  盼望和親人相聚 要帶家鄉泥土回臺灣

  秦鈺勳說,有了線索之後,他非常想找到秦家在南充的血脈,和自己的親人相聚,當地臺辦也正在為他尋找、安排。

  “我帶來了臺灣的泥土、鹽和米過來,我把南充的泥土、鹽和米融合在了一起,帶回去‘給’父親,我想告訴他,我一直謹記他的教誨,飲水思源,莫忘根與本。”秦鈺勳說著,從口袋堭ルX一個印有父親秦光全名字的瓶子,而在他身旁的口袋堙A還有6個相同的瓶子。

  “這六位叔伯是父親生前的四川籍戰友,可以說他們是看著我長大的。”秦鈺勳小心翼翼地將另外6個瓶子也拿了出來,瓶身上印有“周登科、成都”,“文樹清、武勝”……等字樣。

  秦鈺勳說,父親的6位老戰友在臺灣無兒無女,所以父親在世時,逢年過節都會邀請他們到家中做客。在秦鈺勳的兒時記憶堙A最難以忘卻的是,每當父親端出四川味道的菜肴,叔伯們都會潸然淚下。

  “叔伯們孑然一身,我一直把他們當作家中的長輩,所以對待他們和父親一樣。”秦鈺勳打算在明年清明節之前,到所有叔伯的老家去走走看看,帶回他們老家的泥土、鹽和米。“明年清明節,我就會帶這些‘寶貝’去祭拜他們,完成他們回家的遺願!”

  30年前,四川的親人在尋找臺灣的親人;30年後,臺灣親人終於回到了唸唸不忘的家鄉。而南充市高坪區臺辦那一本泛黃的筆記,不僅串起了兩岸親情,更見證了兩岸30年來交流交往不斷加強的歷程。

  “30年後的今天,每年有900多萬人次往來兩岸,各領域各界別交流蓬勃發展,形式豐富多彩,不斷譜寫兩岸同胞來往的新故事、新篇章……兩岸本是一家人,我們的血脈流動著中華民族的血,我們的精神堅守著中華民族的魂,沒有什麼力量能把我們割裂開來。”(《張志軍在“兩岸交流30週年紀念大會”的致辭》)

  本是前來四川尋找投資機會,卻意外找到了自己家鄉的“根”,這一切,貌似是巧合,實則是必然。圓滿故事的背後,是四川各地臺辦30多年來持之以甯偵O胞臺屬服務的不懈努力,是每個臺辦人時時將對臺工作銘記在心的恪盡職守,是兩岸親人不放棄哪怕一絲希望的血脈相牽……

(四川省、遂寧市、南充市臺辦供稿)